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高高的白楊樹

2021-01-28 11:00 伊犁日報  

在新疆,幾乎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有人家的地方就有白楊樹,而在成行成排的白楊樹旁,就是廣闊、色彩斑斕的田野,田野里種植著玉米、小麥、水稻、棉花和各種瓜果蔬菜,他們在白楊樹的庇護下茁壯成長。

小時候,我家在團場連隊,到處栽種著白楊樹。清晨,第一縷霞光穿過白楊樹梢,照在如嬰兒手掌般大小的葉片上,葉片金光閃爍,非常好看。傍晚,當最后一抹晚霞從白楊樹梢隱去的時候,在枝丫間歇息的烏鴉就會“呱呱”叫著,撲棱棱飛起,圍著高高的白楊樹飛幾圈,然后又落回枝杈間。夜晚,星光熠熠,月色溶溶,白楊樹在大地上影影綽綽,整個連隊就進入了寧靜的夢鄉。

可以說,我最早認識的樹種就是白楊樹,少年時的許多時光也都與白楊樹有著密切的聯系,直到后來外出求學。盡管離家并不太遠,可是那一天,母親還是堅持要送我。走過小路的那一排白楊,回首望去,只見母親站在樹下,初秋的涼風吹起她的發絲,揚起又落下。母親正用手背拭著眼角,見我回頭,忙朝我輕輕揮動手臂。此時明亮的朝陽升起來了,母親的身后一片光明,橙色的光暈籠罩著她,在那高大的白楊樹下宛如一尊雕像,神圣、堅定。霞光中,母親的剪影銘刻在我心上,永不磨滅。

就這樣,我在白楊樹的見證下離家遠去,且自此之后,回家的次數越來越稀,在家的日子越來越少。

轉眼幾十年過去了,我常常想,不知那些伴我成長、與我共度童年時光的白楊樹是否依舊守望在家鄉的田野,依舊那樣靜靜站立著,不搖不動?樹枝上的烏鴉可在?可好?

終于,我又站在這片熟悉而陌生的土地上。光陰荏苒,流年無痕,站在樹下,輕輕撫摸樹干,我想,或許白楊樹此刻也正望著我,琢磨著這是不是從前那個挺拔的少年,他什么時候脫去了滿頭烏發,佝僂了腰身,連腳步也不再那么輕快?風兒吹過白楊樹的頭頂,高處的葉子發出嘩啦啦的聲響,仿佛召喚久別游子的回還。

是啊,“鳥倦飛而知還”。當年在枝干上留下的疤痕,早已長成烏黑的眼睛,高高眺望,朝著我遠去的方向。我甚至產生了幻想,白楊樹拼命向上生長,難道就是為了站高望遠,想早早看到游子歸來的身影?可惜我已不再是少年,再次重逢,除了感慨人生易老,更多的還是慨嘆鄉情難忘。望著高高的白楊樹,緬懷逝去的親人,回憶起往昔歲月,方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的含義。

白楊樹很好活,幾乎不講究生存條件,只要有點水,能夠自由呼吸空氣,就能還大地一片綠蔭。

小時候,每逢春天,我們都會找來幾株楊樹苗,在房前屋后挖上幾個四五十厘米深的坑,種下去,澆點水,此后的事情就完全可以交給時光。寒來暑往、晨風旭日,白楊樹并不在意時光的快慢,也不需要人們過多的呵護和關照,幾年后,自己就長成了參天大樹。

家鄉的白楊樹大多沿著道路、溝渠和條田栽種,最多的還是作為綠化樹種在道路兩旁的林帶里,一排排一行行,像威武的哨兵,亦如集結的方陣,肅穆立正,等待你的檢閱。那樹干上一個個橢圓形的疤痕,宛如圓睜的雙眸,正向你行莊嚴的注目禮。

白楊樹挺拔直立,極少有彎曲和旁逸斜出的。我一直覺得像這樣生長在北方,特別是在大西北缺少雨水的滋潤,在嚴酷的自然條件下能長成參天大樹的白楊樹,古往今來一定也如婀娜多姿的柳樹一樣,是文人雅士描摹和歌詠的對象,一定會留下大量的詩詞歌賦,可是查過之后,出人意料,還真不多。

唐代大詩人白居易在《寒食野望吟》中寫道:“棠梨花映白楊樹,盡是死生別離處。”邊塞詩人王昌齡《長歌行》有詩句:“系馬倚白楊,誰知我懷抱。所是同袍者,相逢盡衰老。”而魏晉詩人陶淵明《擬挽歌辭三首》中寫道:“荒草何茫茫,白楊亦蕭蕭。嚴霜九月中,送我出遠郊。”描寫白楊樹的詩句不但不多,還常常充滿悲涼愁苦之情。只有現代作家茅盾的散文《白楊禮贊》掃去悲涼陰郁之氣,還白楊樹西北漢子般的慷慨氣概。“那是力爭上游的一種樹,筆直的干,筆直的枝。……它偉岸,正直,樸質,嚴肅,也不缺乏溫和,更不用提它的堅強不屈與挺拔,它是樹中的偉丈夫!”讀到這里,心里豁然開朗,一片陽光,透亮明媚。

白楊樹平凡淡定、與世無爭,不乞求,不媚俗,是西北林木中的偉丈夫,可是我更喜歡稱它為謙謙君子。白楊樹姿態優雅、隨遇而安、耐旱抗寒,唯一的愿望就是向上生長,并且長成自己應有的模樣。于是,簡單的愿望使它篤定理想,無論何時何地,無論何種條件和境況,白楊樹都能內心坦然、堅強,迎著旭日夕陽,沐著寒星冷霜,平和自若地生長。可以說,白楊樹因為理想簡而又簡、純之又純,才能熬得了艱辛、守得住底線,永遠進取,樂觀向上。風來了,挺直了身軀,護衛身后的莊稼花草。風去了,抖抖枝葉,亭亭站立。不喜不悲,不怨不忿。時光匆匆,歲月悠悠,任憑三月揚絮,九月葉黃,白楊樹只是順應自然默默生長,似乎沒有什么可以驚擾它的從容和淡定。我相信正是這份淡定與從容,成就了白楊樹無論經歷怎樣的風云變幻,都能保持歷劫難而不衰的精神品質。

正如作家梁實秋所言:“享受人生而不沉湎,看透人生而不消極,不管世風如何浮躁,都盡量保持一份高雅、恬靜和淡然。”這份從容、淡定的優雅,不是君子之風,又是什么?

而故鄉的白楊樹,早已和身下的這片土地緊緊結合在了一起,它深深地擁抱這片土地,不管是貧瘠之土還是鹽堿之地,都一樣地愛她、敬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她。在這片廣闊、厚實的土地上,始終涌動著白楊樹不朽的勃勃生機。

是的,我們種下的是一棵有夢想的白楊樹,懷揣堅韌不拔的信念和意志,不管歲月如火還是流年似水,終究會長成一株參天大樹。在這期間可能會被風吹折,腐爛于荒野,化作泥土,但畢竟曾立身于天地間,成就了自己的夢想,為大自然的繁盛貢獻了一切,這就足夠了,無怨無悔。

而我們,為什么不能像白楊樹那樣,把自己從太多的欲望中剝離出來,篤定一個信念,靜以修身,儉以養德,去追求人生那一抹動人的風景呢?即便做不了偉丈夫,成不了謙謙君子,那么做一個愛生活、有溫度的人,可否?(趙欣)

編輯:王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