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那拉提的冬天

2021-01-26 18:30 伊犁日報  

e653e26f2391499a964a0c47176c1c68

資料圖

老黑牛還在慢條斯理地咀嚼漫長的冬日,大山已回歸原始的寧靜。

草原,陷入牧人深邃的眼睛。羊群在大山深處的冬窩子里,叫聲此起彼伏,孩子般呼喚春天。

滄海桑田,不變的是無語的大山和草原。

攀登的山羊,站在山巔仰望另一座高山,似乎月亮已經離它很近了。大山是黑色的,山羊是白色的,如果會剪紙,我就剪一只站在山巔上的羊。

冬日的暖陽停滯在孩子和羊群身上,傳唱了千年的牧歌,悠悠地在山谷里回蕩

紅臉別克大叔的孫子已經會跳《黑走馬》,大叔說,又一只雛鷹可以啟航了。

大山是牧人的家,這里有炊煙裊裊,香甜的奶茶,潔白的氈房,悠揚的冬不拉,媽媽的呼喚,還有那首令人落淚的《故鄉》。

冬日的那拉提,白色是圣潔的天山,黑色是千年的蒼松,一黑一白,是百里的水墨丹青。

水墨江南,旖旎、婉約,而滄桑的大西北,豪邁的大西北,如此偉岸、蒼茫。

北國風光,風光無限。

我,一個大西北漢子,胸中熱血如同奔騰的河水……

馬戰(伊寧)

編輯:馬艷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