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地方資訊 > 正文

走進深山水磨坊

2020-11-27 11:21 伊犁日報  

808833_diel_1606376514113

幾十年練就的手藝,吐爾遜別克憑著手感就能鑒別面粉的品質

天山支脈婆羅科努山北麓的山腳下,散落著一座座尼勒克縣蘇布臺鄉的村莊。在清澈的博爾博松河的支流上,橫跨著一座古老的水磨坊。雖然很多老物件已漸行漸遠,走向人們的記憶深處,但這座運轉了100多年的水磨坊依舊被完整地保留下來,時至今日,當地人依然使用著這座古老的遺產。

808812_diel_1606376483364

木質的水車輪長期運轉浸泡,需要吐爾遜別克經常下到河道里檢查

水磨坊的主人是一位名叫吐爾遜別克·沙孜拜的哈薩克族老農。今年68歲的吐爾遜別克祖祖輩輩生活在蘇布臺鄉博爾博松村,水磨坊傳到他手里已經是第四代了。經營水磨坊50年來,從夏季小麥收獲到冬季博爾博松河水冰封,吐爾遜別克每天都會在這里勞作。大水輪被河水沖擊轉動發出“吱吱”的響聲,吐爾遜別克感覺那是美妙的樂曲。

808803_diel_1606291775990

水磨坊外景

水磨以水為動力,水推動木輪轉動,帶動石磨旋轉,把小麥碾磨成粉。水磨在我國自東漢末年興起,距今已有1900多年的歷史。水磨看起來簡單,實際卻是一套很復雜的設施。水磨的構造主要由水輪、轉軸、上下扇磨盤和支架等組成。水輪在水的沖擊下轉動,下磨盤安裝在水輪的轉軸上隨之轉動。上磨盤懸吊著,扣著下磨盤。上下磨盤上都刻有相反的螺旋紋,通過磨盤轉動,白花花的面粉就一點一點地從磨盤中飛落。為了控制進磨坊的水量大小,磨坊上游還設置了水量調控閘,用加減木板的方法調節水量,保證水輪正常運轉。

808811_diel_1606291795273

面粉出口

808810_diel_1606376457124

檢查出料口

吐爾遜別克說,以前伊犁河谷各地但凡有小河,都有利用河水落差建造的水磨坊。那時候,夏收之后,前來加工小麥的鄉親排起了長隊,他們全家老少把所有親戚叫來都忙不過來。但隨著現代化電力面粉加工廠的普及,水磨坊逐漸廢棄,退出了人們的視野。附近方圓百里,只有吐爾遜別克家的水磨坊依然堅持著。

808807_diel_1606291846100

吐爾遜別克的老伴帶著孩子們在水磨坊干活

和現代化面粉加工廠的產品相比,水磨坊加工的面粉由于加工簡單,口感有些粗糙。尼勒克縣北山坡適宜種植旱田小麥,加工出來的面粉蛋白質含量高,筋道。當地很多村民依舊鐘情水磨坊碾磨的面粉,認為這樣加工才能保持旱田小麥最本真的味道。

808806_diel_1606291823776

吐爾遜別克的小兒子努爾江一直給父親幫工

眼看著天氣越來越冷,河水要結冰了,吐爾遜別克準備收工歇業了。他算了一下,從夏季至今總共加工了30噸小麥,獲利6000余元。加工小麥的副產品麩皮也成了他家牛羊最好的越冬飼料。吐爾遜別克的小兒子努爾江·吐爾遜別克一直給父親幫工,他時不時掏出手機發微信、看抖音,對大山外的世界充滿了向往。努爾江已經聯系好了,冬季準備去烏魯木齊務工。

808805_diel_1606291749344

婆羅科努山腳下的博爾博松村

磨坊內厚重的石磨轉動,揚起的面塵染白了吐爾遜別克的頭發。吐爾遜別克依舊信心滿滿,到了來年麥收,河水肯定還會推動水輪“吱吱”作響,周而復始的日子依然有滋有味。

文/圖 記者 賴宇寧

編輯:陳英鴿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