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美哉!賽里木湖

2020-10-01 11:05 伊犁日報  

如果乘車沿312國道(連霍高速)行駛,就在被驕陽炙烤得厭倦了時,賽里木湖出現了,令旅行者耳目一新、身心愉悅,不僅看到了藍寶石般的湖泊,還聽到了湖水拍岸的波濤聲,倍感愜意和興奮。賽里木湖處于群山環繞之中,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高山湖泊,其面積453平方公里,最大水深92米,湖水清澈透明,透明度可達12米。這里是大西洋暖濕氣流最后眷顧的地方,因此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淚”的說法。

初春,冰雪開始消融,賽里木湖周邊群山上的青松在春風的吹拂下蒼勁挺拔,與周邊及湖面上潔白的冰雪交相輝映,形成了白雪映青松的巨幅畫卷。春天的陽光照耀著白雪覆蓋的湖面和大地,反射出令人目眩的強光,融化的冰雪,在厚厚的積雪下形成無數的小溪緩緩流入湖中,為賽里木湖增添新的活力。湖面上一米多厚的巨大冰蓋也開始消融,尤其是湖北岸的冰蓋在反射光的作用下最先融化,慢慢向湖心退去。冰蓋被微風吹拂,在湖中緩緩地來回漂動,這時的賽里木湖就像一位戴著面紗的嬌羞少女,顯得朦朧而純真。早到的水禽有的在湖中覓食嬉戲,有的在冰面上沐浴著春日陽光,遠遠望去,這些水禽就像是被嵌在湖中的冰面上,這在畫家和攝影師眼里是一個多么難得的畫面……

這里夏季涼爽而又短暫,可以說是春夏相連,這個季節也是賽里木湖景色最美的季節。先是湖邊的高山草甸相繼吐出新綠,那綠色真是綠得醉人,甚至讓人產生一種錯覺: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山坡上屹立著挺拔的青松,緩坡上的新綠織成了綠毯,綠毯上點綴著珍珠般的牛羊,湖中蕩漾著湛藍的湖水,這一切將賽里木湖裝扮得令無數藝術家、文人騷客為之陶醉癲狂。新綠過后又迎來花的海洋。最先開放的是黃色花朵,大多是金蓮花,這些花朵數量驚人,以至于將緩坡地帶全部覆蓋,使之變成一片金黃,繼而紅色、紫色、藍色、白色……各色花朵爭相開放,可謂是鮮花怒放、百花爭妍,這些鮮花將賽里木湖點綴得更加迷人、更加漂亮。賽里木湖此刻更像是一位身著盛裝、打扮得花枝招展準備出嫁的新娘,這時許許多多的游客紛至沓來,人們醉倒在花的海洋,醉倒在濃妝但不失典雅的賽里木湖旁。

賽里木湖的西南岸人們稱之為“海西”,這里的牧草大多是早熟禾,特別茂盛,一望無際,將湖岸與遠處高山上的青松連成一片。經過無數個春秋更迭,地下的草根相互交織,形成一層厚厚的草甸,人走在上面就像是踩在海綿上一樣富有彈性。夏秋之際,這里白云般的羊群在草甸上涌動,牛羊漫步、牧馬馳騁,草地上牧羊犬慵懶地曬著太陽,半空中飛翔著幾只尋找獵物的草原雕,靜謐的草原上氈房點點,炊煙裊裊,構成了一幅北方游牧民族粗獷而溫馨的游牧圖。站在這幅游牧圖上,向東遠眺,可以看見呼蘇木其格山,其主峰直插藍天,峰頂上白雪皚皚,有時白云繚繞若隱若現。看著眼前這藍天下白云覆蓋的山峰,湛藍的湖面,草茂花繁的草甸,氈房上的炊煙,在空中迎風展翅的雄鷹,無比清新的空氣清洗著人們的肺葉,這場景,這意境,用任何文字描述都顯得蒼白無力,不身臨其境就無法感受到這種自然之美。

站在海西看日出、觀晚霞也是不錯的選擇。清晨的太陽冉冉升起,將陽光灑向大地,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無私的太陽給整個湖面鋪滿金光。黃昏時分,如果能遇上晚霞,特別是火紅的晚霞,那真是幸運,晚霞倒映在湖中,隨著起伏的波浪仿佛在跳動,剛開始看到的是湖中火紅色的晚霞,看時間長了就會產生一種幻覺,好像湖中充滿了火紅的液體,從地殼深處涌出的熾熱巖漿在湖中不停地涌動。

風平浪靜沒有月光的晴朗夜晚,行駛在平坦的連霍高速公路上,遠遠望去,滿天繁星,這時暫且忽略車輛行駛的聲音,再加上一點點想象,就會產生一種遨游在浩瀚太空、穿梭于茫茫星際的感覺,似乎是已經超脫了現實,進入了外太空。

賽里木湖的西岸有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清泉,泉水清澈甘洌、長年不斷。盛夏時節踩在富有彈性的草甸上,漫步于星羅棋布的泉眼間,雙手捧起清涼的泉水暢飲一番,頓感沁人心脾、神清氣爽,感覺從里到外、五臟六腑都被清洗得干干凈凈。

盛夏時節下著毛毛細雨時,站在湖東岸放眼望去,空中的烏云倒映在湖中,到處一片清灰,遠山與青松顯得朦朦朧朧,細雨將天空與湖水連為一體,煙波浩渺,水天一色,蔚為壯觀,不由得使人產生一種置身江南水鄉的感覺,也不由得使人聯想到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對洞庭湖的描述。

夏去秋來,清晨的湖面上有時會升起輕輕的薄霧,霧氣籠罩湖面,縹縹緲緲、若隱若現,如臨仙境,湖心島和湖岸在薄霧的籠罩下海市蜃樓般浮現在人們眼前,此時的賽里木湖猶如少婦身披輕紗,向世人展現豐腴的身姿,使人產生無限遐想。慢慢升高的太陽漸漸驅散了薄霧,湛藍的湖面又盡收眼底,賽里木湖似乎又換上了正裝,顯得端莊而又沉穩。

果子溝與賽里木湖唇齒相依,秋冬時節果子溝經常云濃霧密,在微風的吹送下,大霧會翻過科古爾琴山低矮的山口奔涌著向賽里木湖傾瀉。這個山口正好位于連霍高速公路賽里木湖隧道口的上方,從連霍高速公路自東向西行駛到這里,有時遠遠就能看到濃濃的白霧從山口如瀑布般傾瀉而下,洶涌如滾滾激流勢不可擋,又如萬馬奔騰,十分壯觀。等到走進濃霧中,你不得不放慢車速,此時已分不清車外是云還是霧,如同進入仙境般朦朦朧朧,將手伸出車外想抓一把霧,只感覺濕漉漉、涼颼颼的,分不清是雨還是露。

十二月份,初雪將賽里木湖大部分地方覆蓋,湖邊牧民早已轉場,偶爾有游客踏著冰雪欣賞賽里木湖冷艷的冬景。這時的賽里木湖就像一塊被絲綢包裹而又沒有裹住的巨大藍寶石,冰清玉潔。遇上風吹雪天氣,大風把白雪吹得洋洋灑灑,有時拋向半空,有時又緊貼湖面疾行,風吹起的白雪就像萬馬奔騰,又好像刻意要在藍寶石的邊緣嬉戲玩耍、相互追逐。幾場降雪過后,這塊巨大的藍寶石已是一片銀裝素裹,無比寧靜,只有遠處群山上的青松依然蒼翠,白雪覆蓋的寧靜的賽里木湖進入了漫長的冬季。冰封雪蓋下的賽里木湖似乎陷入了沉思,等待來年的春風,等待著更大的萌動。□何春雷(伊寧)

責任編輯:姜燕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