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月是哪里明

2020-10-01 11:05 伊犁日報  

中午炒好了野芹菜香干,等米飯熟時,趁著空兒想讀幾篇《陶庵夢憶》。翻到書簽的位置才發現上次看到了《愚公谷》,這回該讀《閏中秋》了。

最近偏忙,常常幾天不讀書,讀書也是零零碎碎的時間,比如電飯鍋煮飯時。讀書的時間不好找,好文章更不好找。

電飯鍋里的米飯熟起來至少還有十分鐘。正好讀一篇《閏中秋》。大中午的,我卻讀出了月光如水。像月光那樣的水,我好像見過幾回:中午下雨,我見到了如月光般的水。像水那樣的月光,卻可遇不可求。

像水那樣的月光是從張岱的文章中讀到的:月光潑地如水,人在月中,濯濯如新出浴。夜半,白云冉冉起腳下,前山俱失,香爐、鵝鼻、天柱諸峰,僅露髻尖而已,米家山雪景仿佛見之。

這真像是一個傳說,在現代,還能有幾人用幾十字描述一場華麗的月光。我真想散步在其中。

許多年前上學時,曾稀里糊涂地背過幾句詩,有一句就是:月是故鄉明。之所以仍記得大概還是與少小離家有關。那些年不懂得珍惜,從來沒留意過故鄉的明月到底是什么樣。倒是背井離鄉后,常常會想想,可能是受了“千里明月寄相思”的古詩句影響。

月還是那個月,走到哪里,只因人不同而不同。我也不是沒見過明月。

二十歲那年秋天,算是我在新疆待過的第二個秋天吧。我就是在前一年秋天被一列從上海開往烏魯木齊的火車拉到新疆的。二十歲的秋天,還是中秋,月亮真圓,月光灑在鹽堿地上,我沒見過類似的景色,想要形容真是讓人為難。

我是在石河子市見到此景的。準確地說,是在兵團八師147團。兵團就這么第一次走進了我的生活,6年后,我也成了兵團的一員。那輪月亮呢?我好幾次在文章里寫到過,前些年寫詩時,還專門寫過兩首。

一群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經過一天高強度的勞動(社會實踐),從地里回來正是晚飯時間,許多人連臉、手都顧不得洗就拿著瓷缸去打飯。打了飯,席地而坐,狼吞虎咽。等吃完飯才發現那些早已吃完的人在唯一的一部公用電話前排隊等著打電話。我這才意識到,今天是中秋。

中秋,對我們這些初次出遠門的孩子來說,打個電話回去是必要的,去排隊吧。終于輪到我,已經快午夜十二點了,此時家人早已睡了,還是明天早一點再打吧。悻悻而回,路上見到了那輪月亮,真圓呀,離得真近啊。兵團的條田一望無垠,月亮就掛在上面,仿佛伸手可及。

回到宿舍卻睡不著。往常這時早已累得呼嚕震天了。戴上耳機聽收音機,都是關于中秋節回鄉思鄉的歌曲。越聽越不是滋味,起床靠墻坐著,望著已經漸遠的月亮,突然發現終于在多年后,看到了張岱的形容,真貼切。

只是,月到底是哪里明,這是個問題。 □畢亮(伊寧)

責任編輯:姜燕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