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民生 > 正文

【愛國 敬業 誠信 友善 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張紅英:“我的家在瓊庫什臺村”

2020-07-02 11:45 伊犁日報  

663029_liuyh_1593590416258

圖為張紅英正在為患者檢查。

距離特克斯縣90多公里的喀拉達拉鎮瓊庫什臺村是一個牧業村,村里有441戶1735人,這里的主要居民是哈薩克族,包扎得爾牧區衛生院瓊庫什臺村分院就坐落在其中。村里唯一的漢族就是醫生張紅英,在她來到醫院15年的時間里,已經為30多個哈薩克族婦女接生過。多年后,這些長大的孩子們都叫她“臍帶媽媽”。

見到張紅英時,是6月25日的中午,下班回到家的她正準備收拾一下去縣里,她說,因為接到縣衛生局的通知,必須這天下午趕到縣里去。應記者的請求,張紅英帶著記者一同來到她工作了15年的地方,本來是待一會兒就出發去縣里的,但一位哈薩克族女患者騎著馬從十幾公里外的哈依河片區來看病。張紅英只好推遲去縣城,測體溫、量血壓、聽診、問詢、開藥,整個過程張紅英都是用哈薩克語與患者交流著。

2005年6月,張紅英來到包扎得爾牧區衛生院瓊庫什臺村分院工作,同年7月的一天下午,懷有身孕的張紅英妊娠反應很厲害,這時,村里的一個哈薩克族小孩在急促地叫著她,并對她說了一大堆話。當時的張紅英聽不懂一句哈薩克語,但她的丈夫卻催促她趕緊收拾東西趕過去,經她一問才知道有人要生孩子了,產婦的家就在距離醫院不遠處的山坡上。身體很難受的張紅英就跟隨丈夫爬上了山坡,進到屋里時,她看見產婦躺在地上,家里沒有一個人。當時孩子已經出生了,但胎盤還沒有下來,嬰兒的身體也是涼的,沒哭聲。看到這種情景,張紅英立即采取應急措施,在張紅英的拍打中,嬰兒發出了哭聲。隨后,她剪去了嬰兒的臍帶,最終,產婦的胎盤出來了,體征也慢慢恢復過來,而此時的張紅英早已忘記了身體的不適。產婦的家人和親戚趕回來后,看到母女平安,不停地對張紅英表達著感激之情。

在張紅英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月時,一天有位村民來叫她,說有人要生孩子了,她就挺著大肚子騎著馬來到產婦家,跪在地上為躺在炕邊的產婦接生。“因為醫療條件有限,心里很恐懼,我手上可是托著兩條人命啊!但是,作為一名醫生不能不去面對。”張紅英說。

這樣的事還在繼續著,有一次,張紅英和丈夫抱著出生才5個多月的女兒,騎著馬到幾十公里外去為產婦接生。多年過去了,有一天這位哈薩克族婦女帶著孩子來到張紅英家,張紅英卻沒有認出來。“丈夫對我說,這是你的兒子!我就問是哪一個,經丈夫提醒才想起那次接生的經過。”張紅英說。算起來,張紅英接生的第一個孩子是女孩,這個孩子今年都要滿15歲了。這些孩子記事后,父母們都會告訴他們,為他們剪去臍帶的人就是張紅英,她是他們的“臍帶媽媽”。在村里,這些孩子見到張紅英時,害羞的會朝她笑,愛說話的會用哈薩克語叫張紅英“媽媽”。

新醫院建成時,縣里和鄉里都來人了,慶祝活動放在第二天,但在這天的大清早,一個牧民就來找張紅英,說媳婦要生了,張紅英收拾好東西就隨牧民趕往他的住處為產婦接生。當張紅英趕回醫院時,慶祝活動早已結束。

多年后,有一天張紅英收到這位牧民送來的喜慶活動請帖,她就和其他牧民趕到了活動地點。吃完飯后,主持人用話筒開始講話,在場的人都在笑,不少人開始把張紅英往主持人的方向推,因為主持人說的是哈薩克語,聽不懂哈薩克語的張紅英心里正納悶,年長的哈薩克族老人在臺前喊著張紅英,請她走過來,她就滿頭霧水地來到臺前。這時,主持人又開始介紹,臺下的人不時鼓著掌,男主人拿出一件很華麗的哈薩克族傳統外套,主持人接過外套就披在了張紅英身上,人們又開始鼓掌。但張紅英一直沒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下午活動結束后,張紅英回到家里,丈夫早已聽說了活動現場的事。“我丈夫對我說,主人請你去,就是對你的認可!你知不知道,這種禮遇只有哈薩克族婦女中的年長且受尊敬的人才會有。過后我想想,這件事對我的觸動挺大,論年齡我也不大,論民族我也不是哈薩克族,我能受到這樣的禮遇,我想,牧民們是真正把我放在心里,發自內心待我的。”張紅英說。

“經過這十幾年,牧民們已經完全接受我,把我當成他們中的一個成員。我的職業不同于開商店,想開就開,想關就關,夜里有人來買東西,你可以讓他第二天來。醫生絕對不能這樣做,不論白天還是黑夜,有人來找你,你就得出診。”張紅英說。

現在,張紅英不僅會騎馬,還會說一口流利的哈薩克語,與病人用哈薩克語交流毫無障礙。

2016年3月,張紅英的丈夫因病去世后,縣衛生局領導和醫院領導商量,如果張紅英有想調動的想法,會把她調到縣醫院或鄉醫院。其實那段時間張紅英真想走,因為她一進家門就會想起丈夫在世的情景。那段時間,附近的哈薩克族女鄰居只要看見張紅英家煙囪冒煙了,就會過來邀請張紅英去她家吃飯。張紅英有時不想過去時,鄰居就不走,站在院子里等著張紅英。張紅英情緒低落時,鄰居就會堅持讓張紅英住在她家,而且一住就是好幾天。在張紅英每天上班的路上,遇見村民時,都會有人邀請她到家里去吃飯。有時村民會送來新鮮的牛奶,或送來剛打出來的馕,言語不多,張紅英卻能切身感受到大家對她的關心。張紅英說,就是到了縣城,每天也是上班,但不可能像在村里這樣,和村民們相處得這么融洽,不可能有回到家里的感覺。

張紅英的女兒都是村民們看著長大的,有時來看病的村民也會問起她女兒的情況。“有一次,女兒問我,媽媽,有時候你有沒有一種成就感。我問女兒有什么成就感,女兒說,你看,你一個人,而且還養著孩子,還把孩子養得挺好的,把自己照顧得也挺好。每次去上班,走在路上,和你打招呼的人那么多。回到家了,還有找你的人,你出去給病人看病,把別人看好了,人家還向你表示感謝。給人看完病,你有時還帶著別人送的馕回來,你難道沒有成就感嗎?我想了半天,對孩子說,還真有成就感!其實,孩子說的成就感,就是我得到了瓊庫什臺村民的尊重和認可!我就是給村民看個頭痛、牙痛、拉肚子、感冒、咳嗽之類的小病,但是給病人看完病后,卻得到了那么多感激的話語!”張紅英說。

2012年,張紅英就把戶口遷到了瓊庫什臺村。

張紅英說:“我的家在瓊庫什臺村,以后我就在這里生活了。我的丈夫去世半年多后,很多村民都問過我,是不是要離開這里了?你走了,我們怎么辦呢?我說,這里就是我的家,我哪兒也不去!我覺得,在這里為村民解決一下頭痛腦熱的問題也挺好!一個人有多大的光,就發多大的熱!基層也是需要醫生的地方。”(文/圖 記者 王理立 張進峰)

8

責任編輯:王楊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