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民生 > 正文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鄉村紀行】外鄉人王全的伊犁鄉村扶貧故事

2020-05-11 11:12 伊犁日報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副本

開欄語: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之年、脫貧攻堅決戰之年,為了充分挖掘報道伊犁州脫貧攻堅工作取得的重大成就和豐碩成果,生動講好伊犁脫貧攻堅故事,5月8日,伊犁州新聞戰線2020年“強‘四力’、轉作風、講好伊犁脫貧攻堅故事”主題采訪活動正式啟動,本報派出記者走進鄉村院落,深入田間地頭,報道一線火熱的脫貧攻堅場景。

從今天起,本報開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鄉村紀行”欄目,刊發記者深入一線捕捉挖掘的鮮活故事,全方位展現各族干部群眾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以爭分奪秒、只爭朝夕的干勁,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的生動實踐。

613829_wangmh_1589108763748

王全(右二)與薩黑旦木·祖努尼一家人在一起。蔡立鵬 攝

王全是內蒙古興安盟人,來伊犁有三年了。

這個干過建筑工,搞過養殖,種過地,做過小生意的中年男人,家鄉離東北很近,骨子里的幽默感讓他有著天然的親和力,他現在和伊寧縣吐魯番于孜鄉的村民們打得火熱。

2017年10月,當時在興安盟做民用鍋爐生產銷售的王全在一個伊犁代理商的邀請下,第一次來到伊犁,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里。

“也說不清楚是為什么,或許就是命運的安排吧。”王全笑著說。他雷厲風行,很快,了解市場、對接客戶、落實廠址,不到一個月,就帶著5名工人在伊犁組建了自己的鍋爐企業。

長期做小微企業,王全的市場嗅覺很靈敏,在伊犁做鍋爐生意的同時,他發現正在推廣的農村改廁工作也是一個商機。

他于是又引進了內地的玻璃鋼化糞池生產線,由于便于安裝、衛生,加上經濟實惠,很快就在伊寧縣和尼勒克縣得到推廣,第一年就賣出去2000多套。

生意人王全最主要的客戶就是農民,特別是工廠搬到伊寧縣吐魯番于孜鄉以后,在來來往往的交流中,他對這些淳樸的農民感情越來越深。

誰家孩子上學、老人生病缺錢,他都會拿出三五百元。

逢年過節,他也會給附近日子過得困難的村民送面粉、食用油。

去年一年,他陸續借給了村民1萬多元錢。

但是,他知道,這些還遠遠不夠,要想讓更多人過上好日子,特別是讓剛剛脫貧的貧困戶不返貧,需要更有效和持久的幫助。

多年的生活磨礪告訴他,一個人在現在的時代,只要動起來,有事干,會干事,就不會貧窮。

廠子里需要工人,他和鄉里商量后,從周圍3個村子雇用了40個貧困戶勞動力,占工人總數的三分之二,有好幾個貧困戶跟著他干了一段時間后,現在都成了廠里的技術骨干。

他很細心,手頭有零活就找周圍的村民干,還手把手地教技術。“有時,我給他們每日結算工錢,這樣他們看到很實際的利益,就有了更多勞動的動力。”王全說。

看到貧困戶艾斯卡爾·亞森家里有個電動三輪車,新開了家具售賣點的王全就讓艾斯卡爾·亞森在店門口拉貨,為買了床和桌椅的村民拉運,一趟20元,每天能掙百十元。

近段時間,王全開了一個售賣家具的店鋪,他和工人進行組裝后以最優惠的價格銷售給附近貧困戶。維吾爾族姑娘蘇熱婭·阿尤甫是貧困戶家的孩子,學校目前還沒有開學,王全就叫她到店里幫忙收銀,小姑娘還能幫忙登記,為王全“同聲傳譯”,“又能掙錢,又是一種鍛煉,特別好。”蘇熱婭·阿尤甫說。

建檔立卡貧困戶薩黑旦木·祖努尼兩口子都在王全的廠子里工作,已經干了兩年多,兩人每月有5000多元的收入,一年能干八九個月,不但脫貧了,日子也越來越好。“他們第一個月領上工資,就把家里裝修了一下,還添置了一些家具,更重要的是,他們體會到了自力更生的好處,干得越來越有勁。”王全說。

5月8日,記者見到薩黑旦木·祖努尼的女兒艾斯瑪·玉蘇甫江時,她興奮地說:“爸爸以前沒活干,經常睡懶覺,還喝酒,現在不喝酒了,每天早早就起來去上班,媽媽也不和爸爸吵架了。我們家現在比以前有錢了,媽媽昨天還給我買了一個紅色的滑板,給她自己也買了新手機。”邊說,她邊拉著記者去她家做客。

王全和我們一起去了薩黑旦木·祖努尼家,一進門,王全就跑到院子跟前的麥田里,邊看邊對男主人說:“現在馬上到灌漿的時候了,要趕快澆水,明天上午你不用去上班了,在家把地里的活干掉。”

吐魯番于孜鄉干部沈興亮說:“王全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我們鄉里的人了,連續3年春節沒有回家,最近還把妻子和孩子接了過來,他對這片土地有感情,真正把這里的村民當成自己的兄弟姐妹,所以才能做一些踏踏實實并且卓有成效的事情。”

“我現在就想著在鄉里再建三五個廠子,這樣就能解決更多建檔立卡貧困戶的就業問題。作為一個商人,除了‘淘金’,能讓更多的人過上好日子,自己也很有成就感。”王全說。

記者 蔡立鵬

脫貧攻堅標語1

責任編輯:陳英鴿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