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新聞 > 正文

央地再出組合拳 新一輪惠企大禮包將落袋

2020-04-17 09:50 新華網

營商環境加碼破痛點,加大力度降成本拓融資寬準入

央地再出組合拳 新一輪惠企大禮包將落袋

企業穩,經濟才能穩。《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圍繞為企業減負擔為發展增動能,我國在優化營商環境方面不斷加碼。中央多部門正加快謀劃,在減稅降費、金融支持、市場準入等多方面將再出組合拳。地方層面也在加快推進,加緊制定實施細則,致力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專家表示,聚焦企業最關切的領域疏堵點破痛點,營商環境改革正向縱深發展。隨著新一輪惠企大禮包加快落袋,市場主體活力有望得到更大激發。

多策并舉

降成本拓融資寬準入齊至

今年以來,我國營商環境加快向縱深推進,在減稅降費、金融支持、市場準入等方面多策并舉,為企業紓困的同時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

比如,在減稅降費方面,采取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減免增值稅、提高部分產品出口退稅率、階段性減免企業社保費、緩繳住房公積金、免收收費公路通行費、降低企業用電用氣價格等措施,加上去年減稅降費政策翹尾,可為企業減負1.6萬億元。在金融支持方面,通過3次降準、再貸款再貼現向金融機構提供3.55萬億元低成本資金,用于向企業發放低利率貸款,另外截至3月底已對約8800億元企業貸款本息實行延期。

更多惠企政策紅利還將釋放。其中,圍繞為企業減負,4月14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落實落細今年以來出臺的支持企業政策措施,助力企業渡難關。研究進一步加強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支持。幫扶制造業和服務業企業緩解房租、用工等成本壓力。

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日前撰文稱,接下來積極的財政政策將更加積極有為,繼續推進減稅降費。確保已出臺的減免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階段性減免社會保險費、緩繳住房公積金等政策落地見效。

圍繞放寬市場準入,記者獲悉,接下來相關部門將繼續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優化國有資本布局,深化產權、要素改革,加大電力、電信、鐵路、能源等重點行業開放競爭,為民營經濟營造良好發展環境。

同時,外商投資領域也在醞釀新突破。目前,商務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正在加快修訂新版的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將進一步縮減限制領域,更大力度地開放市場。記者從商務部獲悉,新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將進一步放開一般制造業,重點擴大金融、電信、醫療、教育、養老等領域對外開放,在更多領域允許外資控股或獨資經營。

密集部署

地方全力為企業松綁減負

地方層面也在加快相關政策的細化落實,全力為企業松綁減負,疏堵點破痛點。

4月16日,甘肅省發布關于貫徹落實《優化營商環境條例》的若干措施,提出嚴格落實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和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等制度。進一步打破壟斷,開放公共服務領域,堅持公開競爭性選擇社會資本,保障各類社會資本平等參與。清理各種準入限制和隱形壁壘。

這并不是個例。青海省發展改革委日前也印發通知,要求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推動“非禁即入”普遍落實,全面提升企業開辦便利度,將開辦企業壓減至3個工作日內。此外,四川、福建等地也紛紛出臺舉措,要求修改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研究市場準入負面清單事項與現有行政審批流程相銜接的機制,避免出現清單事項和實際審批“兩張皮”。

寬準入之外,不少地方還將在降成本拓融資上重點發力。無錫市委市政府日前召開2019年度綜合考核總結大會暨打造最優營商環境城市推進會,市委書記黃欽強調,要降低融資成本,加大普惠型金融重點領域貸款力度,持續推進“普惠貸”業務開展,支持企業通過資本市場實現多渠道融資;減輕稅費負擔,用好用足國家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各類優惠政策,認真落實減稅降費政策,最大限度降低企業制度交易成本和生產經營成本。

上海則明確要打造企業全生命周期服務體系,在企業開辦、融資信貸、糾紛解決、企業退出等方面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在支持中小企業發展上,將在財政扶持、稅費減免、金融支持、公共服務等方面制定專項政策,并在本級預算中安排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

此外,湖南、四川等多地紛紛發布方案,提出聚焦紓困解困,打好降本減負的組合拳,在減稅降費、解決融資難題、降低要素成本上下硬功夫,針對開辦企業、用電用水用氣用網、財產登記、納稅、獲得信貸等方面出臺支持舉措。

補齊短板

切實增強企業獲得感

營商環境的改善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的多位專家表示,在一系列惠企政策密集出臺的同時,還要在強弱項補短板上下功夫,切實增強企業的獲得感。

中國企業聯合會研究部研究員劉興國表示,當前優化營商環境還有一些關鍵短板,其中金融服務短板仍較突出。要進一步解決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需要加快發展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包括發展中小銀行、增加更多直接融資供給、提升大型商業銀行服務中小微企業的意愿等。此外,劉興國表示,從降成本的角度看,目前還有一定空間。例如,可以進一步降低稅負,包括增值稅與企業所得稅;進一步深化要素市場改革,挖掘要素價格下降潛力。

“優化要素營商環境,針對企業最為關注、最為敏感的領域進行改革,企業的獲得感會更強。”萬博新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營商環境研究中心主任劉哲也指出,根據調研,企業對降低稅收與社保費用的關注度最高,對于人工成本的敏感性最強。減稅降費、勞動要素市場改革是降成本的重要方面。進一步降低中小微企業的增值稅和所得稅,為受疫情沖擊較大的困難小微企業提供員工工資補貼,對于穩定企業持續經營的能力和預期具有重要意義。

“在大力推出改革措施的基礎上,各級政府還要重視執法力度和改革成效,把政策措施落到實處,切實解決企業訴求。”商務部研究院副研究員龐超然認為,要繼續深化放管服改革,不斷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記者 班娟娟 王文博)

責任編輯:顧新勇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