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科教文衛 > 正文

【一線抗疫群英譜】“走著走著,天就亮了”

2020-04-17 10:41 伊犁日報  

一線群英譜

“走著走著,天就亮了”

——記鞏留縣衛健委掛職副主任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

“全縣從設立第一個隔離點開始,到最多時達到17個隔離點,每個點上的情況我都要掌握,經常晚上兩三點開始挨個巡視,那時候的感覺就是:走著走著,天就亮了。”4月10日,鞏留縣衛健委掛職副主任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那個時候常常通宵達旦地加班,一天能睡4個小時已經是很奢侈的事了。“走著走著,天就亮了”不僅是她工作現實的寫照,也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不斷取得勝利的真實體現。

2003年,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曾在鞏留縣阿克托別克鎮衛生院參加了非典疫情防控工作。基于那次的經驗積累,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在鞏留縣打響時,她第一時間投入了戰斗。1月22日,她連夜起草了鞏留縣的疫情防控應急預案和實施方案。隨后,她作為防控專班負責人,將專班工作人員分為數據組、綜合協調組、材料組等,開始了疫情防控工作的全面摸底排查。

1月25日,自治區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意識到這場阻擊戰的非同尋常,主動向黨組織遞交了請戰書,將年幼的女兒和身患癌癥的母親托付給親戚照顧,毅然決然地投入到守護全縣人民生命安全的戰斗中。

整整45天,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都吃住在集中隔離點,與工作人員一起分析研究各類信息情況,制定方案,培訓指導,做好留觀人員的服務。“雖然我不是做具體的醫療服務工作,但所有隔離點的情況我都要了解,每個點如何分區、如何消毒、如何管理,檔案如何建立,信息如何報送……”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說,所有的工作都要想到、做到足夠細致,才能保證不出紕漏。

除了繁瑣而辛苦的工作,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還要隨時面對有情緒的留觀人員,對他們進行心理疏導,用真心真情獲得他們的認可與配合。有個云南女孩跟著男朋友回鞏留縣過年,剛到第二天就被隔離留觀,她從生活到心理都十分不適應,鬧著情緒要回家。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主動與她談心,告訴她工作人員的辛苦以及必須這么做的理由。經過耐心勸慰,女孩終于安下心來,表示愿意配合防控工作,還特地發了很長的短信向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道歉,并表示感謝。

鞏留縣中醫醫院護士沙依拉·吐爾汗拜告訴記者,像這樣的事在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身上發生了很多次。“她工作特別認真細致,非常善于做思想工作。面對一些情緒激動的留觀人員,當我們束手無策時,她總是能用她獨特的語言和心理輔導方法打動對方。”沙依拉·吐爾汗拜說,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對每個人都很好,不管是工作人員還是留觀人員,有什么不舒服、有什么需要,她都能體諒并及時解決,大家對她都很服氣。

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的能力早在2010年調入鞏留縣婦幼保健院工作時就得到了認可。在該院保健科,她用4年的時間將全縣婦幼保健工作從全州倒數幾位變為全州第一。

人的生命和健康是第一位的,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說,為了大家的健康多么辛苦都是值得的。年幼的女兒常常哭著問她“什么時候可以回家?”“為什么別人的媽媽可以休息你卻不能休息?”面對女兒的質問,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雖然心疼卻從不哄騙,總是實事求是地告訴女兒,不能回家的原因和應該怎么做。“女兒雖然才9歲,但已經很懂事,自理能力很強。”說到這,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的言語中流露出自豪。

前不久,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的母親病逝,在母親最后的日子沒能給予全身心的照顧是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心中最大的遺憾和無法言說的痛。“其實每個人都一樣,那些醫護、警察、干部、后勤服務人員,每個人在這段日子都是加班加點、夜以繼日,都十分辛苦,但我們知道我們這樣做是為了什么。”吐爾生古麗·阿布都哈得爾說。

記者 王志華

責任編輯:陳英鴿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