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制縱橫 > 正文

草克特格斯:為國守邊是天大的事

2019-12-31 09:40 伊犁日報  

站在護邊員執勤點前,草克特格斯只要一抬頭,就能看到紅墻黃瓦的格登碑亭。

草克特格斯駐守的兵團四師76團護邊員執勤點,就在格登山下。這個執勤點只有草克特格斯和妻子布婭兩個人。他們的家在76團部,但一年也難回去一次。執勤點是這對蒙古族夫妻真正意義上的家。

草克特格斯的爺爺和父親都是護邊員。1983年,18歲的草克特格斯接過父親的接力棒,開始了守邊之旅。“這是爺爺和父親交給我的任務。為國守邊是天大的事,也是最光榮的事。”12月26日,草克特格斯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只有守在這里 心里才踏實

昭蘇高原的冬天是草克特格斯最討厭的,因為此時,右腿就會隱隱作痛,這里有一塊鋼板,是一次骨折后留下的。

1997年初春,中方在中哈邊境立界碑,因為383號界碑要立在山上,道路陡峭,車輛無法通行,草克特格斯牽著自家的兩匹馬,硬是把界碑馱到山頂。下山時,一匹馬滑倒,壓在草克特格斯身上,造成他的右小腿骨折。

休息1個多月后,草克特格斯就回到了執勤點。無法步行,他就騎馬巡邏,因為只有守在這里,他的心里才踏實。

草克特格斯當護邊員是受爺爺阿拉西和父親那那的影響。“爺爺一直干到去世,父親干到67歲。”草克特格斯說。

20世紀60年代初,當地駐守部隊在76團邊防線上建立哨所,阿拉西主動提出來巡邏護邊,并把家安在邊境線旁。直到1998年,阿拉西因病去世都沒有離開過這里。

那那接過父親阿拉西的守邊接力棒,把余生獻給了邊防事業。1983年,草克特格斯又從父親那那手中接過了守邊接力棒。這一守,就是36年。

草克特格斯夫婦每天必須完成的一項工作就是巡邊。巡邊的大多數時候只能步行。因為每天步行長達20多公里,每人一年要穿壞十幾雙鞋,平均一個月一雙。

盡管草克特格斯和妻子巡邊走的路超過20萬公里,伊寧市卻是他們去過最遠的地方。布婭第一次去伊寧市,還是女兒潮洛蒙考上錫林郭勒職業學院那一年,布婭送女兒去伊寧火車站。

因為執勤點需要守護,草克特格斯和妻子連76團部也極少去,兩個人一起逛街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我們一起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團部。”布婭說。

松拜邊防連的戰士都很熟悉皮膚黝黑的草克特格斯。草克特格斯把這些戰士當作自己的孩子。“每年老兵復員,我都舍不得他們走。”草克特格斯說。

1997年開始,每年老兵復員時,草克特格斯都會趕到連隊送行,并獻上哈達,表達對邊防官兵的敬意。“每個邊防官兵都有離開的一天,可草克特格斯永遠不會復員,他就像格登碑那樣矗立在邊防線上,他是個了不起的人。”松拜邊防連運輸班班長丁澤南告訴記者。

守護邊防線 就是守護我們的家

草克特格斯的兩個孩子都出生在執勤點。因為學校離家太遠,孩子從上小學就住校,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次。布婭不忍心,曾試圖說服丈夫:別再干了,不求別的,只要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就行了。可她的努力沒有用。她知道,草克特格斯離不開這里,自己能做的,就是陪伴在草克特格斯身邊,陪著他一起巡邊。“我如果走了,他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布婭說。

對于妻子和孩子,草克特格斯是愧疚的。誰的孩子不想在父母的膝下幸福長大?哪個父母不想把最好的留給孩子?哪個妻子不想要花前月下的浪漫?但草克特格斯知道,這一切,他給不了,選擇護邊員,就要舍小我和小家。“爺爺和父親曾對我說過,‘我們住的地方是祖國的領土,守護邊防線,就是守護我們的家。’”草克特格斯說。

這一句話,是一家三代人的承諾。

榜樣是父母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在執勤點,有厚厚一沓榮譽證書。這些年,草克特格斯榮獲優秀邊防工作者、優秀護邊員、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30余次。這是他留給兒女最珍貴的禮物。草克特格斯夫婦為國守邊的精神影響著兩個孩子。女兒潮洛蒙從錫林郭勒職業學院畢業后,沒有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團場。去年,潮洛蒙嫁到與76團相鄰的74團,成為社會事務服務中心的一名民政協管員。

今年,草克特格斯的兒子阿音格考上石河子大學學習體育教育專業。他的理想是畢業后當一名邊防軍人,像父親一樣,為祖國守邊護邊。

看到兒子穿上軍裝,也是草克特格斯最大的愿望。“以后,兒子不一定在松拜邊防連,但不管在哪里,我都希望他守好祖國的邊防線,做祖國的忠誠衛士。”他說。

記者 盧鐘

責任編輯:耿建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